小蝌蚪视频

十天,吟儿一直都在心底怀念,怀念那站在人群中间发号施令指挥若定的日日夜夜,或率领千军万马身先士卒的时时刻刻;很怀念,她曾和所有须眉争夺过的荣耀,和天下豪杰共享过的辉煌,和战友、和麾下、甚至和敌人的情谊;还怀念那时候,每一场战役都站在她身侧的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凡经行处,莫有不归降者。

怀念的同时强制自己要忘,遗失的边缘却又被拉了回来。

原来很多事情要消失了才知道它曾经真的存在……

被遗忘的那段时光,有吟儿有生以来最开心,最充实,最无憾的际遇。就算首当其冲,就算伤痕累累,就算生死难料。

开心,充实,无憾,因为理想和现实融合在了一起。奠基之役,拓荒之战,燃遍战火,扫尽天下。

路就在不停地延伸着,一战又一战告捷了,簇拥在他和她四面的兵马,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凝聚,经风雨,历荣辱,肝胆相照,生死与共,是他和她引以为荣的功业,同时也是值得回味的人生。

终于又回来了,虽然此刻享有众望所归一片“盟主”声的,暂且只有她一个人……

这一刻,她更加确定,纵然要她拼尽力,也要把联盟恢复到以前那样,完整无缺地交还到林阡的手上!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沙场秋点兵。

被召集到厉风行军营的兵马,囊括各家足足有十几路之多。戎容壮观且斗志昂扬,难以容纳却还在扩张!

“不站在盟军对立面上一次,都没发现他们已经不再是帮派教会,而已经是各路军队了。”吟儿心中默叹,而值得庆幸的是,此刻眼前,没有敌人——盟军战衣铁甲,整装待发,热血男儿,个个器宇轩昂,横刀立马,顶风扬鞭,剑指狂沙,哪个不忠心为她!

“愿为盟主战天骄!”人人眼中饱含热泪,她看见盟军脸上的喜悦与忠诚,她知道她的回头就预示着林阡的归来不远。

早安!纯白少女

眼前所有忠肝义胆、壮怀激烈的英雄们,你们与我一样,都是林阡的战士!既是他的战士,怎能等着别人杀!?

徐辕,且看你我最后,是谁铩羽而归、黯然离场!



此刻凤箫吟面容中荡漾着的傲气和杀气,竟令柳五津、厉风行等人看见了,也莫敢不从!

柳五津不禁长叹了一声,叹他纵横江湖十余载也未曾想到,今时今日,竟有一女子,能与天骄徐辕争锋——

虽然在场众家人马都是决意反天骄的,但若无她召集,恐怕还是一盘散沙,此时此刻却空前团结,为她而一扫先前分裂割据之景象。即使林阡并不在场,这许多连天骄都无法掌控的帮派势力,也能如此和衷共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不听徐辕,却听她!

多年来天骄徐辕在南宋江湖,何时不是众望所归,谁人不为心服口服?哪想到他的无上威严,竟轻而易举,被盟主以胆量粉碎……

是啊,其实他们这些人,从来就没有信服过她是什么祸水命,跟随天骄到黔西兴师问罪,只想对于林阡的隐居问个究竟而已,找不到原因就只能顺着李君前的引导而归咎于她,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只因当时,他们对天骄徐辕,和对林阡一样,同等不敢怀疑。就像是一个规定,天骄徐辕疑不得。然而就是盟主在魔城城门前的一句怀疑天骄谋逆,就这一句话,硬生生拆了天骄二十多年的威信!

更相信她、追随她,还因为她临难之际,傲然质问盟军“都说我是祸水命,试问这里又有几个人,真正为林阡打过魔门之战?!”仅此一句,天骄失去的人心,一下子都为她占据。

出战之前,厉风行就讲:“真正打过魔门之战的是我们,岂能由没有功劳的人杀功臣?”

一语无意道破,这一战,如此之快,箭在弦上,战之根本,确然在于:天骄和盟主死磕,林家军与盟军硬碰……

有很多人不懂这个道理,却有很多人懂这个道理也打。



魔门外厉风行、柳五津、向清风,都曾统领盟军征伐。

桃源村郭子建、辜听桐、云蓝,多年都是林家军领袖。

势均力敌。当中也不乏各怀鬼胎。

除去中立的司马黛蓝、海逐浪、李君前。黔西盟军,彻底分裂。

怕是连云蓝都不曾料想,当初她最怕见到的两军对垒,竟并非因为众人对林阡的态度不一而出现,反而即将因为都效忠林阡才打响……



爆发于断崖前后的内战,只用了几个时辰的筹谋和布局、调兵和遣将、行军和突袭。

身经百战如郭子建、辜听桐,却并无措手不及,为捍卫天骄,亦不遗余力,冲锋陷阵。

当锐不可当遇见固若金汤,注定了这一战的持久实难料想,变数更此起彼伏。

又有什么可怕?兵戎相见,不过就是一段出死入生的时间。



纠结于天骄和盟主之间的矛盾,终于因彼此而激化,先以断崖为阵地,后划桃源村为界,战线你来我往,气焰此消彼长。难胜难败。

分不清遍布天际的,是朝云,还是晚霞。

暗红色,一直都是暗红色,六七个时辰,仿佛都只过了一瞬。

是谁的杀气熏染,是谁的鲜血浸透

……

离开小木屋不远,林阡站在崖边,看足下烽火亘野。

到处是铁骑彪悍,甲胄雪亮。时而整齐,时而凌乱。

却看不清,究竟是谁的攻劈开了谁的守。

自是天穹也沉默。

青龙独自回到黔灵峰,带给了众魔人这突然一战的前因后果,也告知林阡这起大乱的始作俑者不是别人正是吟儿:“她不肯回来,还说小人一日不除,她一日不离联盟……”

没有征兆,吟儿一声不吭就离去、恢复为盟军精神领袖、并重新当上杀伐决断的主帅,一切发生在半日之内,快到不可思议……

如此一来,像不像一个金国公主,毁完林阡毁天骄,不乱南宋不罢休?阡明白,若这一战任由着吟儿打下去,她本来无辜都成了有罪。

“想不到,我们的部署还没来得及驱除外虏,她就把又一群外人引了进来。”林美材叹了口气,走到阡的身边。连日来,阡都和她在筹谋着如何将徐辕等人请出断崖范畴、还魔门一个清静,哪里料想,吟儿先发制人,选择了另一个方式,竟要抢先来“剿灭”徐辕……

吟儿当时都不能发现,她的自作主张突然行动,彻底对盟军不利,亦更加对魔门不敬——内战,令魔门六枭心有余悸谈之色变的内战,就在今日由他们所谓的外虏在他们家门口重现,谓之“不敬”,已是宽容……

“抱歉,浪费了邪后你连日来的诸多苦心。”阡转过头来,轻声对面带不悦的林美材说。

林美材一愣,恢复了面色摇头:“那也是她的错,错不在你。”

“她的错,便就是我的错。”阡回看了战场一眼。

手不经意间碰触到破铜烂铁,却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战念:“传令下去,一炷香对我报一次战况。”

不错,他如今不能亲赴战场,既因他身边是魔人环绕,又不知他的出现会带给哪一方更强烈的斗志……何况,他该消除的,不光是这一战,还有这一战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