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版年老司机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凌老太太语气委婉,但很明显,她已经在下逐客令。

许姓男子呵呵一笑,道:“凌老夫人不必这般防范,许某此行并非对您孙女婿不利,只是想和他聊聊而已。”

“聊聊?有们这样子做的吗?三个大男人,闯进我家里,赖着不走不说,还用那种眼神盯着我这个有夫之妇,这就是所谓的只是聊聊?别以为我不知道们的身份,上次闯入我家的人又不是被我老公杀的,们过来找我们的麻烦,不是很可笑吗?”凌若曦大声喝问道,她忍到现在,已经忍得很辛苦。

许姓男子的脸色微微一变,另外两个年轻男子反应更大,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凌若曦。

“许师叔,我们师父果然死在这儿,她都承认了!”

“是啊,许师叔,您可要为我们师父做主啊!竟敢杀我们风雷门的长老,绝对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没错,许师叔。既然那个罪魁祸首躲着不出来,那我们就把这几个女人全抓走,我就信,抓了她们,那个凶手还不出现!”

……

两个年轻男子一言我一语的,看凌若曦的眼睛色光闪烁,明显别有企图。

凌老太太脸色顿时阴冷下来,沉声道:“许道长,就算们是古武宗门,也不能目无法纪,做那种掳掠之事吧?”

许姓男子微笑摇头,道:“凌老夫人言重了,这都是小辈玩笑之言,您千万不要在意。我们风雷门是讲道理的名门正派,怎会做出那种掳掠妇女之事?不过,凌老夫人,有些丑话我还得说在前面。您应该听出来了,您的孙女婿和我师兄张子阳之死有关,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此事关乎我们风雷门的颜面和仇恨,当然马虎不得,还请凌老夫人见谅。”

小清新蕾丝美女轻盈动人图片

许姓男子说话非常客气,从进门到现在,他都这般和善,声音都没大过一丁点。

但是,就连岳珊儿都已经看出,此人分明是笑里藏刀,明面上和善,内心必定凶狠无比。

凌若曦轻哼一声,道:“许道长,废话不用多说,我还是那句话,我老公他有事出门,最起码也要两三天才能回来,不信们自己去查。如果们没别的事,请们快点离开我家,否则我就报警了!”

“呵呵,报警?许师叔,她竟然要报警?实在可笑至极!许师叔,您就是太客气了,他们反而不拿您当回事,您快下令吧,我们这就把他们带回宗门!我就不信,那个叫叶飞的家伙会不来!”

“没错,对付这等刁民,就不要那么客气!尤其这个伶牙俐齿的女人!我怀疑师父的死和她应该脱不了干系,一定要抓回去好好审问一番才行!”

那两个年轻男子挨次叫嚣起来,许姓男子双眼微微眯起,轻笑道:“凌老夫人,既然们这么不配合,那我也只能请们去我们风雷门做客几天。您放心,在风雷门,们绝对会得到最好的保护,那儿空气清新,绝对是个颐养天年的好地方,保证们会喜欢。”

许姓男子此话一出口,另外两人激动得都想高歌出声,早就应该这么做了嘛,搞出这么多弯弯绕儿,实在无聊得很。

凌若曦想要发作,却被凌老太太眼神制止,凌若曦知道,就凭他们几个,根本不可能斗过这几个男人,更何况这几人的实力还非常强大。

她现在只在暗暗祈祷,希望叶飞不要回来,叶飞上次连那个张子阳都打不过,如今来的人绝对比张子阳只强不弱,叶飞更不可能打得过了。

“等一下,我和我奶奶可以和们走,但是她,我的保姆,希望们不要带走。她才来我家一天,家里还有一个个弟弟要养活,们身为名门正派,应该不会如此绝情吧!”凌若曦大喊道,语气冰冷无比。

一名年轻男子冷哼一声,道:“要带当然一起带走,那么啰嗦干嘛?有个弟弟要养活?和我们有屁关系?真是可笑至极!蝼蚁而已,就算老子现在杀了们,也没人能管的了!”

“是么?那我杀了,是不是也是应该的呢?”一声冷笑忽然从那年轻男子身后传来,没等他有所反应,他忽然感觉脖子一凉,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虽然长刀锈迹斑斑,但灌注了内气的刀,就算没开刃,也能削铁如泥,砍下他的头,还不轻松得很?

出手者自然是叶飞,以他的潜踪术,完全隐蔽气息潜入房中轻松无比,就连那个许姓男子都没发现。

如今叶飞现身,许姓男子的脸色顿时一变,眯着双眼看着叶飞,道:“果然好手段,没想到竟然能在我的眼皮底下潜入房子里,看样子应该修炼过倭国忍术吧?”

“倭国忍术?呵呵,傻x东西,知不知道侮辱老子的下场是什么?已经很久没人敢用倭这个字来侮辱我了。”叶飞冷笑一声,一只手按在那个年轻男子头顶,轻轻一扭,扭断那家伙的脖子,手段干脆无比。

这一手惊呆了在场所有人,原本正要说话的凌若曦声音戛然而止,叶飞下手太直接太粗暴,一时之间,她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凌老太太却淡定无比,她很清楚,既然叶飞是天机子的徒弟,那就一定不是简单之人,杀人这种事又算得了什么?

而且,她现在倒是完全放心下来,既然叶飞能在这种情况下依旧如此强势,那就证明,叶飞无惧这儿任何人,甚至还能保她们的周全。

既然这样,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仅剩的年轻男子脸色顿时一变,心念一动,便朝凌若曦冲去。

在这种情况下,当然要尽快抓个人质保全自己,这样才能占据主动权。

可是,他刚有这个念头,便感觉身体一轻,仿佛自己的灵魂都颤了一下。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儿,一个血洞正在汩汩冒血,而一根银针就插在他面前的墙壁上,几乎齐根没入。

“到了我的地盘,最好乖一点,否则,绝对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