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8app幸福宝在线观看

“终于赶到史努比山了”

丹尼尔透过车窗看着的黑色山脉,稍有些激动的说道,“在这座山附近找找,如果能找到照片里的岩画,基本就可以确定这里就是洛根教授失踪的地方。”

“就算能从找到什么岩画,以你现在的状况恐怕也做不了什么。”大伊万毫无怜悯之心的打击着丹尼尔。

一路上这家伙可没少给大家添麻烦,他们昨天晚上11点多才赶到史努比山,但是从昨天下午六点多开始,丹尼尔都在因为伤口的疼痛哀号,甚至听刘小野说凌晨三点多连监测仪都报警了一次。

“刘医生,麻烦您评估一下我的情况吧。”丹尼尔咬着牙说道,“是不是…”

“你是被角蝰咬的,属于血循毒,也是蛇毒中最痛苦的一类。”

刘小野打断丹尼尔的胡思乱想道明了原因,“之前你觉得还好是因给你用了阵痛,但那种药不可能一直用,所以未来几天有你受的。”

“我会不会被截肢?”丹尼尔紧张的问出了这两天一直在追着问的问题。

“作为医生,我仍旧会告诉你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抛开医生的身份我可以不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这条腿基本上保住了,但以后肯定会留下难看的伤疤。”

“不负责任?”丹尼尔的表情格外精彩。

刘小野打了个哈欠,“除非医疗事故,医生为什么要为患者的生死承担责任?总之你就安心躺着吧,当初你自己的自救措施做得比较好,而且医疗车里超过四分之一的角蝰血清都给你用上了,截肢的情况基本不会发生。”

丹尼尔忍着疼痛看向石泉,近乎乞求的说道,“如果能有发现,除了岩画和教授的尸体、遗物,其余不管你们发现什么都可以带走,只要给我留下足够的照片就行。”

柔和的光线 清纯的女郎

“行了,好好休息吧。”

石泉拉开车门,除了留下看护丹尼尔和雷达屏幕的刘小野,其余人包括突突车司机萨菲尔,大家各自拿上一台金属探测器开始绕着史努比山仔细探索。

岩画有可能被黄沙掩埋,但如果洛根教授真的来过这里,也许会在这留下一两件金属制品,最不济哪怕有个易拉罐,也能为众人提供些用的上的线索。

史努比山周长将近15公里,俱乐部的众人上午在山的阴面,下午在山的阳面来回横跳着搜索,这样做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借助山体挡住炙热的阳光。

可直到太阳落山,除了艾琳娜操纵无人机在山顶发现了一个不知道来自哪的轮胎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石泉倒不是没试过让地图视野帮忙,可惜丹尼尔的那张地图并没有带来任何的提示。

转机来自第二天的上午,萨菲尔站在史努比山的东北角大呼小叫的挥舞着手中的金属探测器,一不留神嘴里的假牙甚至都差点儿掉出来,娜莎见此赶紧驾驶着越野面包车接上众人赶了过去。

“他说这里有金属反应”何天雷翻译的同时把金属探测器重新打开往沙子上一贴,滴滴滴的蜂鸣声几乎连成了一条线。

“深度至少有两米,回馈这么明显,应该是个大家伙。”何天雷扫了眼金属探测器屏幕再次说道。

石泉拿自己的探测器试了试,随后关掉开关,“都回去,把车开过来。”

众人再次钻进面包车,呼啸着冲向了五公里之外的营地。车队缓缓移动到挖掘点四周,艾琳娜在石泉的授意下驾驶着医疗车特意把车窗对准了挖掘现场,这样一来丹尼尔就可以透过玻璃直接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挖掘臂上下翻飞,仅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便从黄沙的掩埋里硬生生拽出来一辆被石头砸碎了半个车厢的面包车。

“还是平茨高尔,4×4的平茨高尔。”

大伊万躲在遮阳棚下面,一边喝着冰凉的可乐一边说道,“这种车现在都在很多国家的部队服役,同时也非常受探险家的欢迎。”

“别总是关注车”

石泉抄起手台,“丹尼尔,看到刚刚挖出来的那辆车了吗?”

“看到了,那就是洛根教授的工作车!”丹尼尔激动的说道。

“那辆车上的logo是什么意思?”石泉盯着车身侧面残存的猛犸象剪影以及周围的一圈文字问道。

“那是猛犸古生物协会的标志。”

丹尼尔扒着车窗解释道,“猛犸古生物协会背后其实是一家公司,专门靠贩卖古生物化石和古生物领域的研究成果盈利,洛根教授曾经就是这个公司的顾问。”

“还真是做什么生意的都有”石泉撂下手台诧异的说道。

“我听说过这个协会”

娜莎摘下太阳镜,“雅库茨克那边很多挖出来的古生物尸体最后都是被这个协会收购的,甚至他们还联合当地官方建立了一座古生物实验室。”

“确实有这件事”

大伊万也想起来了,“这家机构之前还想通过基因克隆技术复活猛犸象打造个侏罗纪公园来着。”

原来是他们?

石泉暗自点头,当初接受卢坚科夫的委托,沿着勒拿河寻找钻石的时候他们就聊过这件事,只是没想到隔着大几万公里竟然又跟他们扯上了关系。

何天雷的挖掘工作依旧在继续,随着黄沙被一点点的挖起,第二辆越野面包车被拽了出来。这辆车倒是完整,甚至连车窗都只破碎了一块儿而已。

阿萨克拿着金属探测器在周围晃了一圈,“老板,周围没东西了。”

“雷子,贴着周围岩壁挖一挖,看看能不能找到岩画。”

石泉说完放下手台,戴上太阳镜起身走向了那两辆在黄沙下不知道埋了多久的面包车。

那辆近乎完好的面包车里满载着各种物资,试着拉开车门,黄沙像瀑布一样顺着车门流下来攒成了一个小坟包。众人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一步,他们上次从沙子里拽出来的那架德军二战飞机还历历在目,丹尼尔更是就躺在身后的医疗车里,谁也不知道这辆车里会不会同样隐藏着毒蛇。

大伊万用金属探测器敲了敲车里装满了淡水的塑料桶,“都是物资补给。”

“车在,物资也在,看来那位洛根教授应该就在附近。”艾琳娜走向第二辆车,这辆车被拽出来的时候,后车厢还嵌着块足有轿车轮胎大小的石头,内部更是填满了黄沙。

“雷子,辛苦下把这辆车翻过来吧!”石泉拉住艾琳娜,捏着手台说完便示意众人远远躲开。

“马上”

何天雷回应了一句,阿萨克立马驾驶着挖掘车找好角度,旅行箱大小的铲斗抠住车厢轻轻一拽,整辆车便侧躺着翻转了90度。随着铲斗的快速摇晃,混合着黄沙倾倒而出的不止有几条仓皇逃窜的毒蛇,更有几只长相各异的蜥蜴和一窝异常肥硕的刺猬。

“这辆车都成了沙漠生态圈的一部分了。”石泉哭笑不得的拔出佩枪打死了冲着他们游荡过来的那条毒蛇。

“你这枪法真的越来越好了。”大伊万挑挑眉毛,要是用霰弹枪他还有把握,但用手枪一枪打爆正在移动的毒蛇脑袋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

“我枪法好着呢”石泉让手枪在指尖花哨的转着圈又插回腿上的快拔枪套。

等到何天雷几乎快把整辆车晃散了架,众人这才小心翼翼的围上来,这辆车里的东西已经滚做一团,除了睡床和一些简单的炊具之外,唯一看似有价值的便是那两台笔记本电脑和四个用胶带缠的死死的塑料箱子。

等阿萨克把车里的东西挨个拿出来,大伊万迫不及待的抽出ak刺刀划开胶带,可随着盖子打开,里面的东西却让围观的众人皱起了眉毛。

这箱子里是一堆骷髅架子,似乎是为了防止相互间的磕碰,箱子里还铺着一层黄沙。石泉拿起头盖骨掂了掂,仅仅从手感和重量上就感觉出了不对。

“好像都变成化石了”石泉将头盖骨递给了大伊万。

后者翻来覆去的看了一眼便丢回了箱子,失望的说道,“后面那三个不会也是骨头棒子吧?”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艾琳娜拿起刺刀三下五除二把剩余的箱子打开。

果不其然,三个箱子里其中两个里面装的都是人骨化石,但剩下的一个箱子里装着的东西就有些惊悚了。

石泉拿出一把造型粗陋的小刀,暗黄的颜色和压手的重量无不暗示着这把小刀材质的特殊,“这玩意儿不会是黄金做的吧?”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用黄金做斧头”大伊万手里抓着个形似捏扁的纸杯一样的斧头,这斧头的刃口上还能看到明显研磨的痕迹。

“你们拿的好歹是常用的,但是用黄金做的箭头可是消耗品。”艾琳娜从箱子里拿出个乐扣盒子打开,只见泡沫板上满满登登的插着十几枚黄金箭头。

“这些东西应该不是铸造的”

大伊万用指甲抠了抠斧头上残存的石英石颗粒,“这不会是直接拿天然金块敲出来的吧?”

“这得什么家庭条件才用的起这些东西…”石泉忍不住咧咧嘴。

“泉子,好像找到岩画了。”还不等石泉等人讨论出个结果,何天雷那边已经停下了挖掘臂。

xiazaitxt